2013年7月12日,是馬拉拉的16歲生日,馬拉拉在聯合國發表了康復後的首次公開演講,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英國前首相布朗均參加了這一特殊活動。
  和瑪拉拉分享諾貝爾和平獎的是印度兒童權利活動人士薩蒂亞爾蒂,他的獲獎也在印度國內引發了不小的反應。
  央廣網北京10月11日消息 (記者王宗英)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一個17歲的少女應該是什麼樣的?對於很多人來說,17歲應該是一個最適合做夢的年紀,17歲的女孩應該是明艷活潑、無憂無慮的。但時對於17歲的巴基斯坦女孩瑪拉拉來說,年紀輕輕的她已經為女童教育權戰鬥了多年。昨天,瑪拉拉以17歲的年齡和另一位印度兒童權利人士薩蒂亞爾希共同獲頒2014年諾貝爾和平獎,成為這一獎項歷史上最為年輕的獲獎者。
  北京時間昨天下午5點,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主席亞格蘭在該委員會宣佈了2014年諾貝爾和平獎的獲獎者: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兒童權利活動人士薩蒂亞爾蒂和瑪拉拉。
  亞格蘭: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認為,一名印度教人和一名穆斯林、一位印度人和一位巴基斯坦人,共同參與這場為教育、反極端主義的抗爭,有重要意義。
  對於巴基斯坦少女瑪拉拉的獲獎,媒體似乎並不意外。因為2013年,她就曾獲得提名。而瑪拉拉的故事要從2009年說起。當時塔利班控制著馬拉拉的家鄉斯瓦特地區,他們禁止民眾從事娛樂活動,並且嚴格限制女子接受教育。當時只有12歲的瑪拉拉卻勇敢地為英國廣播公司烏爾都語網站撰寫起了博客:一個巴基斯坦女學生的日記。
  瑪拉拉:1月14日,再也不能去上學了。今天去學校的時候,我心情很不好。從明天開始就放寒假了,但校長只告訴了我們放假的消息,卻沒有告訴我們什麼時候開學,以前都沒有過這樣的情況。我猜想,是塔利班已經下命令,從明天開始禁止女孩上學。我很樂觀地相信,新學期一定會再開始的。但當我離開學校時,我回望了一下校園裡的建築,好像我不能再見到它似的。
  2012年10月9號,一名塔利班人員襲擊了馬拉拉搭乘的校車,開槍擊傷了她的頭部,導致她顱底骨折、左側下顎骨關節受損、腦部受損,命懸一線。塔利班揚言說,襲擊是因為瑪拉拉不接受警告、堅持上學,總是說不利於塔利班的話,如果她幸存的話將再次發動襲擊。但是9個月後,劫後餘生的瑪拉拉再次出現在聯合國的演講臺上:
  瑪拉拉:今天,我很榮幸的站在這裡,在槍口下,我意識到筆和書本的重要性。有一句哲言說,鉛筆比槍支更有力量。死去的只有軟弱、恐懼和絕望,由此生長出來的是力量、動力和勇氣。我還是那個瑪拉拉,我的抱負沒有變、我的希望沒有變、我的夢想也沒有變。
  作為女童教育權的主要代言人,瑪拉拉並沒有因威脅停下她奔走呼號的腳步。她的事跡也引起了世界各國的關註,為什麼這個小女孩的身上有著遠遠超出同齡人的勇氣和力量。
  歐洲議會主席馬丁舒爾茨:這個女孩所經歷的鬥爭無法和我們現在所做的相比較,這是一個被謀殺所威脅的少女,一個11歲的女孩被告知將被殺害,僅僅因為她想要上學讀書。想象一下她所表現出的勇氣。就我而言,在21世紀,瑪拉拉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品格。
  2013年4月,馬拉拉登上了美國《時代》的封面,並被選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一百人;7月,聯合國宣佈將她的生日定為“瑪拉拉日”;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發表講話時說,極端分子襲擊瑪拉拉恰好證明瞭他們最害怕什麼,那就是一個拿著書的女孩。昨天,瑪拉拉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消息傳來,巴基斯坦塔利班的發言人對此表示譴責。而身在英國伯明翰的瑪拉拉則召開發佈會,她說,這麼多的人為爭取兒童權利工作著,自己非常高興,從不感到孤單。
  瑪拉拉:當時我在上課,老師進來告訴我說我有個重要的消息要告訴你,然後他說,你贏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祝賀你!得獎讓我感到很榮幸,這會激勵我繼續前進,我們想讓每一個兒童都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權利。
  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主席亞格蘭在宣讀諾貝爾委員會的決定時說,印度反童工活動家薩蒂亞爾蒂長期專註於維護兒童權益,反對使用童工、反對殘酷剝削兒童,並且對涉及兒童權益的重要國際公約作出了重要貢獻。而在印度,薩蒂亞爾蒂獲得諾獎之後,童工的生存狀況也終於被投射在聚光燈下。留學印度的中國留學生劉曉雨說:
  劉曉雨:在他們的首都新德里會見到特別多的童工,那些可憐的小孩大概就7、8歲,個子又不高,特別瘦,體重都不到國內正常小孩的一半,瘦到眼睛大大的。而且他們做的工特別重,一個七、八歲的小孩會搬大概有30幾塊磚,我覺得這是不可思議的,一個成年人可能都夠嗆,還有小女孩也就7、8歲,跟著父母一起在富人家裡做事,就整個一棟房子好幾層,他們每天就是跪在地上一點一點的擦,有時候小孩的膝蓋都磨破。在工廠里那些更不說了,印度就是人口多,連正常的生活都沒法保障,教育完全都談不上,就為了生活、溫飽,這些小孩都要特別早的出來幹活,掙一點算一點,五盧比也是五盧比,一塊錢也是一塊錢。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南亞問題專家胡仕勝認為,在當前反恐形勢嚴峻的大背景下,今年諾貝爾和平獎的歸屬主要出自兩方面的考慮:
  胡仕勝:頒獎給瑪拉拉實際上就要表明國際社會反對極端政治現象,或者是暴恐文化,同時對於整個巴基斯坦社會論文來說,頒獎給瑪拉拉也是進一步鼓勵那些反對封建保守,甚至暴恐文化的勢力,具有一種要建立更加包容的,更加世俗的社會的一種價值體現。
(原標題: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馬拉拉:被塔利班追殺的17歲女孩)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video

gk23gkemd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