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吳亞東
  僅一個月內,福建省泉州市豐澤區的陳某與石獅市的施某就分別因“洗黑錢”,配合“公安機關”“檢察機關”進行“資金清查活動”,繳納各種“取保候審保證金”“庭外保證金”“資金迴流保證金”“地保金”等共740餘萬元。
  “近幾年,隨著警方打擊力度的增大,本地人騙外地人的案件明顯減少,而本地人被騙,特別是被境外人員詐騙的案件卻有了顯著增加。”近日,泉州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盧炳椿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泉州由各類詐騙案的作案高發區已經變成受騙重災區。
  泉州連發詐騙案
  今年3月10日,泉州市的陳某接到自稱“公安機關”警員的電話,被告知涉嫌“洗黑錢”,需將存款轉入安全賬戶。陳某信以為真,先後轉出人民幣126萬元後發現被騙。
  自3月30日起,泉州石獅市的施某陸續接到自稱“郵政局”“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市檢察院”等單位工作人員的電話,被告知涉嫌“洗黑錢”,需將存款轉入指定安全賬戶,施某先後轉出人民幣617餘萬元後發現被騙。
  泉州市公安局對陳某、施某被騙案進行調查後,先後打掉兩個以臺灣人為首、組織結構嚴密、人員數量眾多的電信詐騙團夥,查獲數千張銀行卡和手機卡,抓獲犯罪嫌疑人35名。經查,這兩起案件的作案窩點分別在印度尼西亞和肯尼亞,涉案款項的取款地點均在臺灣。
  取證追贓存難點
  “電信詐騙涉案人員眾多、涉及範圍廣泛,境內外勾結頻繁。”參與偵辦多起電信詐騙大案的泉州市公安局刑偵支隊一大隊隊長陳宗慶介紹說,在石獅詐騙案中,600多萬元涉案款項被犯罪嫌疑人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分別轉移到1000多個銀行賬戶中。目前,我們發現可疑銀行賬戶後,只能到賬戶的開戶行查詢,一旦賬戶牽涉到境外,偵破工作就很難開展。
  經辦石獅詐騙案的石獅市公安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徐金德說,石獅案牽涉11個省份,警方僅核實涉案銀行賬戶和涉案手機用戶就派出警力近300人次,用去了近1個月的時間。好不容易核實了賬戶,卻發現取款點在臺灣,追贓工作十分困難。現在,我們已為被害人追回了40萬元款項,但離被騙金額還有一定差距。
  金融通信監管弱
  電信詐騙案件取證難、追贓難,如何在打擊詐騙的同時,更好地預防?盧炳椿認為,這需要各地各部門齊抓共管,形成合力。
  “首先需要銀行等金融部門加強監管,對可疑賬戶及時進行清查並及時向警方反映,在警方偵查和追贓過程中給予及時充分的協助。”盧炳椿說,“另外就是通信部門的監管,至今都無法將手機卡實名登記的工作落實到位,這在無形中給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機。”
  對於通信監管方面的漏洞,目前並非沒有相應的技術手段加以應對。陳宗慶介紹說,通信部門除了要協助警方進行必要的查詢外,還應對警方正在甄別的、存在異常通話的手機用戶及時停機,或者對其來電進行攔截和屏蔽,在其作案過程中遏制犯罪,“這些在技術上都是可以做到的,但因一些部門有自己的行規限制,導致這些偵破和預防手段一時難以實現”。
  編後
  近年來,儘管公安機關始終對電信詐騙犯罪進行嚴厲打擊,但電信詐騙仍然多發,並且出現作案手段不斷更新的趨勢。應該看到,電信詐騙案件頻頻發生,一個重要原因在於不法分子利用通信監管漏洞。如果相關行業管理不健全、不及時拾遺補漏,只會助長不法分子的氣焰,增加公安機關查處案件的難度。
  (原標題:手機卡實名制落實不力難抑電信詐騙)
創作者介紹

video

gk23gkemd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